连高瓴资本都开始拿钱打新,资本寒冬真的来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8-09 10:37

连高瓴资本都开始拿钱打新,资本寒冬真的来了!

2018-08-09 09:52来源:环球老虎财经私募/基金/资本寒冬

原标题:连高瓴资本都开始拿钱打新,资本寒冬真的来了!

从2017年年关开始,“资金荒”就时常见诸媒体,但伴随着“史上最严”资管新规的出台,股市跌跌不休,募资难的情况越来越多,私募机构的生存环境越发困难。然而,直到近日,高瓴资本的名字也出现在了“收息股”中国铁塔的基石投资者名单中时,大概就可以确定,资本寒冬真的来了。

8月8日,港交所迎来了一家重量级的公司:中国铁塔,正式挂牌交易,并以543亿港元的募资金额成为今年全球最大IPO。

事实上,2018年以来,资本市场最大的潮流便是上市。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2018年上半年登陆港股的新股共计101只,2017年同期仅有68只新股,涨幅达到49%。

其中,上市潮中最积极热情的便是新经济类公司,从信誓旦旦表示“不着急”的美团,到成立仅3年的拼多多,纷纷奔赴上市。

众所周知的是,新经济类公司普遍的特点便是“烧钱”,而且还是持续烧钱。这些过去极度以来资本熟悉的新经济公司匆忙上市的背后,是越来越难融到钱的国内一级资本市场。

投中信息研究院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中国VC/PE完成募资的仅103家,同比减少54.82%;完成募资规模110.3亿美元,同比下降74.85%。糟糕的情况在4月份延续,完成募资的VC/PE数量同比下降69.41%,募资规模同比下降85.78%。

事实上,即便是传统私募大佬高瓴,也开始出现些许“资金荒”的迹象,首先便是选择了与其以往投资风格迥异中国铁塔。

投资转向

7月22日,有外媒报道,中国铁塔获得了包括高瓴资本、淘宝中国在内的10家公司作为其基石投资者,认购金额共计14亿美元。在这其中,高瓴资本将投资4亿美元,淘宝中国的投资金额则为1亿美元。

这项投资与高瓴资本以往的风格相差颇大。

公开信息显示,高瓴资本由张磊在2005年一手打造,其基金规模从最初的2000万美金,经过12年的发展,到2017年7月时,增长了1500倍,发展至约300亿美金,成长为亚洲最大的私募基金之一。

据新浪财经统计,高瓴资本的投资多集中公司前期发展阶段,从种子轮到泛C轮的投资,而战略投资所占比例仅为12%。

由此来看,高领资本较少介入公司的成熟阶段。而就是这样的鲜少参与IPO项目的高瓴资本,却大手笔投资,一下子成为了中国铁塔的头号基石投资者。

除此之外,中国铁塔与高瓴以往关注的领域也有较大区别。

高瓴资本的投资喜好十分清晰,主要涵盖消费、TMT和医疗等领域,包括腾讯、百度、美团、去哪儿和摩拜单车等互联网经济的领头羊企业,也有君实生物、信达生物、药明康德、甘李药业等医疗企业,还包括彩泥云南菜、蓝月亮、江小白等消费类企业。

身在传统行业的中国铁塔的主营业务则基础设施建设,同时也带有公共服务的性质。事实上,除了所在行业之外,中国铁塔与高瓴以往关注企业更重要的区别在于,它将成为一只可以带来较为稳定收益的收息股。

据招股文件显示,中国铁塔表明上市后将采用派息比率最少50%的政策,其预期股息率为0.42%~0.52%。虽然该预期股息率并不算高,但其“同行”美国铁塔的股息率达到2.11%。

同时考虑到中国铁塔的行业垄断地位,以及未来4G网络向5G网络的升级,将会有更多基站需要部署建设,中国铁塔的成长性清晰可见。

也就是说,连号称“要做企业的超长期合伙人”的张磊,如今也选择了中国铁塔,这样一个“固定收益类”的投资。由此来看,高瓴资本高达4亿美元的投入,也就有了充分的理由。

投资以美元为主

不过,与众多私募机构选择“节流”,更审慎地选择投资项目不同,高瓴资本在2018年上年的投资较上年同期反而更多。

据IT桔子数据显示,2018年,高瓴资本对外投资金额达到405.5亿元,每笔平均投资金额为16.95亿元;而2017年全年,高瓴资本对外投资金额总数为368.94亿元,每笔平均投资金额则为9.46亿元。

高瓴资本在2018年上半年投资金额明显高于2017年。产生这种“怪现象”的缘由,或许可以从高瓴资本在2018年上半年的投资方式上窥探一二。

相较于2017年,高瓴资本在2018年的对外投资事件中,还有一个明显的变化,即其对外投资更多采用的是美元。

据老虎财经不完全统计显示,2018年至今,高瓴资对外投资事件共计33项,在其中共有约16项采用美元;而2017年1月-8月,高瓴资本对外投资事件共计30项中,采用美元的则为13项投资。同时,从披露的投资金额上来看,2018年投资金额共计约52.1亿美元;2017年,约为37.35亿美元。

事实上,有分析指出,此轮资本寒冬主要被波及的是人民币基金,美元基金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

而从耶鲁大学毕业的张磊,创办高瓴资本的原始资金来源之一便是耶鲁大学投资基金办公室提供的2000万美元。在过去十几年的发展中,高瓴资本受托管理的资金也来自全球,从全球顶尖大学的捐赠基金到主权财富基金,从养老基金再到家族基金等,均有所涉及。

据彭博社2月份的消息,高瓴资本当时已经开始募集一支规模约60亿美元的新基金,如顺利,这将成为高瓴规模最大的一支美元基金。

而国内的众多私募机构一方面则主要是人民币资金,并且主要来源是银行。有报道称,国内某知名基金2017年募集的30亿人民币基金,约三分之一来自银行。而伴随着去年开展的金融去杠杆政策,资管新规的出台,对来自银行的风投资金产生了前所未有的限制,从中流向一级市场的资金大幅减少。

同时,作为私募机构资金重要来源的上市公司及其老板,也因为股市的跌跌不休,以及接二连三爆发债务危机、股权质押危机而陷入困境。

有分析指出,此次资本荒的背后,政策影响很强,若以资管新规2020年底的截止日期为参考,或许直到2020年,资金的大环境都难以有太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