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王义桅:对西方失望,非洲兄弟开始看《习近平谈治国理政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15 20:35

【荐读】王义桅:对西方失望,非洲兄弟开始看《习近平谈治国理政》

2018-05-15 17:31来源:人大重阳一带一路/联通

原标题:【荐读】王义桅:对西方失望,非洲兄弟开始看《习近平谈治国理政》

本文大概3400字,读完共需5分钟

作者王义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为作者在里斯本俱乐部年会的演讲,刊于5月5日观察者网。

图为作者在里斯本俱乐部年会演讲。

尊敬的葡萄牙总统先生、尊敬的里斯本工商界的各位贵宾、女生们、先生们: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里斯本!上次是作为旅游者身份,特意去了天涯海角,领略了大航海时代的壮观,拍下了这张照片:

上面写着“陆终于此,海始于斯”,并在十字架底端标明经纬度,可见航海冒险是以上帝的名义进行的。

今天,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并不是重复欧洲历史上陆权与海权的此消彼长,而是要实现旧大陆——欧亚大陆的陆海联通,同时发展新大陆——让非洲、拉美等前欧洲殖民地实现工业化,拿习近平主席去年五月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主旨发言的话来说,就是“设施联通是合作发展的基础。我们要着力推动陆上、海上、天上、网上四位一体的联通,聚焦关键通道、关键城市、关键项目,联结陆上公路、铁路道路网络和海上港口网络。”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欧洲的哲学是分,尤其是葡萄牙向东、西班牙向西,将地球瓜分为东半球、西半球。1494年6月7日葡萄牙和西班牙在教皇见证下签订了《托尔德西里亚斯条约》,同意在佛得角以西370里格处划界,史称“教皇子午线”。线东新“发现”的土地属于葡萄牙,线西划归西班牙。

中国的哲学则是合。欧亚大陆时代:马/骆驼+帆船时代(17世纪前);海权时代:蒸汽时代(18世纪)-铁路时代(19世纪)-飞机时代(20世纪);陆海联通、万物互联时代:高铁时代(21世纪)。

因此,“一带一路”必须以21世纪开创人类新文明角度理解,并非中国新丝绸之路,去复兴古代的丝绸之路,而是开创新型全球化。

近代海洋文明的发展经历了三个时代。

(一)海洋航运时代。

葡萄牙在近代崛起为第一个全球性海洋强国。这不仅由于葡萄牙成功实现王权与教权的分离,成为第一个民族国家,因此能率先资助冒险家去海外掠夺财富、开发航路,而且也是葡萄牙地缘因素的产物。葡萄牙在陆地唯一的邻国就是西班牙。海洋文明的短缺经济和发展不确定性、比利牛斯山的天然障碍,迫使葡萄牙率先走向海洋。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西郊有个“天涯海角”的地方——欧洲大陆最西端,有一块碑,上面写着“大陆到此结束,海洋由此开始”,碑上刻了经纬度,顶端是十字架。

这也提示我们,欧洲人走向海洋,包括后来的美国也一样,是有传教士精神支撑的。直至今日,西方仍然以源于基督教一神论的普世价值在世界各地扮演教师爷的角色。这是与郑和下西洋的最大不同之一。中国是取经文化而非传经文化,如何建立非基督教的海洋文明观,是巨大考验。

郑和舰队想象图:

这是哥伦布圣玛利亚号与郑和宝船的对比,可谓小巫见大巫。美国人在《当中国统治海洋》一书中写道:

1498年,达·伽马驾着他那三只旧帆船的船队去印度,途中绕过好望角登陆东非时。当地的土著对他们夸耀说他们曾经见过那种绣花的有着精美帽檐的绿色丝绸帽。这些非洲土著嘲笑葡萄牙人送给他们的珠子、钟表、一串串的珊瑚、脸盆一点都不值钱,还有他们驾驶的这些小船,都没法给人什么深刻印象。村里的老人讲述了一段关于“白色幽灵”的传说:很久以前,有一些穿着丝绸衣裳的人

驶着大船来到他们的海岸边,然而没人知道这些人到过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们从何而来,甚至于有人怀疑这些人是不是真的来过。这些宝船已经消失在世界的记忆里......

看了都很辛酸。郑和早于达伽马近一个世纪,没有殖民一寸土地,否则还轮得上欧洲人?

(二)海洋贸易时代

荷兰崛起为海上强国——海上马车夫,靠的不是发现新大陆的海上冒险、掠夺,而是海洋贸易。马克思在《资本论》里面写道,对于荷兰人而言,哪里为我的利息支付最高的利润,哪里就是我的祖国。荷兰是新教国家,发明了股份制,资本的扩张是海洋贸易时代的原动力。荷兰在印度成立东印度公司,专营与亚洲贸易,就的典型代表。

海洋贸易是以开放、扩张的海洋文明为支撑的。荷兰人格劳修斯成为国际法之父,提出了公海的理念。反观清政府与葡萄牙、英国在澳门、香港租借问题上的纠纷,本质上是列强入侵,也是文化冲突。海洋国家自西塞罗时期的古罗马就确立了航运码头共享的理念,以便随时进行航船补给、避风,而农耕文明的天下思维仍然坚持“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理念,当然拒绝了葡萄牙人、英国人的无理要求。这就是说,中国的海洋文明观,是超越了农耕文明思维,建立在近代开放、合作、共赢思维基础上。

(三)海洋开发时代

如果说16世纪开始的海上之争,是欧洲国家通过海洋征服各大洲的陆地;21世纪的海上之争则是不同国家通过岛屿争夺海洋的海底。这也是南海问题、东海问题近年成为国际热点的时代背景。

海洋开发时代,呼唤可持续发展的新型海洋文明观。人类不能再重复涸泽而渔、独占独享而导致海洋争夺引发海战频发的悲剧。无论是北极地区还是南极地区,无论是南海还是东海,生态、资源兼顾,合作共赢,成为新型海洋文明观的核心理念。

纵观海洋文明的国际历程,中国海洋文明建设时不我待,文明转型刻不容缓。在新的海洋时代,中国不只是追赶型选手,也应成为引领新型海洋文明的倡导者、实践者。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海洋强国梦,既须超越历史上郑和下西洋的壮举,也须超越西方海洋文明强盛期的成就,因为这是发生在海洋时代2.0背景下的自觉行为。

在以人类可持续发展为要旨的新时代,中国的海洋强国梦超越了实现中华文明从内陆走向海洋的历史使命,肩负起开创人类海洋文明新时代的历史担当。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一带一路”可以用中国三句文学话语来理解:

——天堑变通途

“一带一路”的精神就是互联互通,而这是基于中国国内自秦始皇实现中国大一统基础,国内实现了互联互通,由内及外,由近及远,实现世界的互联互通。

中国不到十年时间建起了四纵四横的高铁网,占世界高铁的六成以上,正在拓展为八纵八横的人类有史以来最发达的交通网络:

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帮助邻国来实现他们的便捷交通、快速回家的梦想,并沿着交通线路进行产业布局和开发。中国拓展了市场,沿线国家实现了发展,这就是共赢。

——天涯若比邻

万里茶道(茶马古道):陆路为Cha,海路为Tea,见证了古丝绸之路以茶会友的传统。

今天,中国的许多邻国人认为他们与中国的心理距离比与欧美的还远。改变地理距离与心理距离的反差,“一带一路”提出“民心相通”理念,可以说在欧洲一体化四大流通自由基础上创造新转化、创新性发展。

——天涯咫尺

志合者,不以山高为远。“一带一路”源于古丝路又超越之,基于欧亚大陆又不局限于欧亚大陆。美国学者写了本书《超级版图》(Connectgraphy)提出“互联互通决定21世纪竞争力”,与我的《世界是通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互联互通之妙,在近代法德竞技中也得到了鲜明体现:自从步入铁路时代,德国统一之后,法国就一直被德国打败,原因从德国互联互通的铁路网就不难找到原因,法国的铁路网不仅没有德国密集,更重要的是条条铁路通巴黎的:

这种情形就在非洲上演:法语区非洲国家,还要去巴黎转机才能到邻国!

西方殖民以来,非洲国家间联系少,都是与欧洲宗主国联系,到达邻居的航班绕道巴黎!非洲内部贸易只占总对外贸10-15%。globalization without integration! 埃塞产咖啡,而一般老百姓还喝不起咖啡,原因是没有咖啡加工业,从欧洲进口咖啡制成品。于是出现“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殖民以来,非洲成为西方资源、原材料市场,联系是单向的、分割的(欧洲一体化并未把宗主国在非洲的殖民体系一体化、非洲市场仍被西方殖民者分割),内容也是贸易-援助较单一。

“一带一路”推行“三网一化”,要让非洲市场以点带线,以线带片,从基础设施(港区铁路贸五位一体)互联互通着手,帮助非洲获得内生式发展动力,形成经济发展带,实现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共同脱贫致富。

正所谓东方不亮西方亮,非洲对西方失望,在借鉴中国发展经验:

“一带一路”的原则是三共:共商:群策群力;共建:众人拾柴火焰高;共享:有福同享,这也可用文学语言描述: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众行快,独行远。

总之,“一带一路”的文学解读就是过去-现在-未来三句话:

过去:我们共享一个月亮:观念(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

现在:我们只有一个地球:开创21世纪可持续新文明(天涯咫尺,天堑变通途)

未来:我们共探一个宇宙:全球公域之治(天涯所盼,走出历史)

中国与葡萄牙开起了人类大航海时代的壮举。今天,葡萄牙完全可以通过澳门的中国与葡语国家合作联盟纽带,开发“一带一路”第三方市场,实现中欧陆海联通,进而推进世界互联互通,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再次实现新的辉煌!

谢谢大家!

转载请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